国足新帅谈执教目标:冲击2026世界杯 亚洲杯进淘汰赛

3月1日下午,国足在位于海口市的新帅中国男足集训驻地酒店内,51岁的谈执淘汰塞尔维亚人亚历山大·扬科维奇作为中国男足新任主帅,出现在其履新的教目击世界杯媒体见面会上。  尽管在此之前,标冲杯进扬科维奇一直在阿联酋迪拜率领男足亚运队备战,亚洲会前一天他还经历了漫长的国足飞行旅途,但在记者们面前,新帅他始终笑容可掬,谈执淘汰以从容的教目击世界杯态度表现出他对于未来工作的信心与积极态度。  在接受媒体采访过程中,标冲杯进扬科维奇很少提及执教技术层面的亚洲内容,而是国足反复强调诸如“纪律性、刻苦态度、新帅牺牲精神”这样的谈执淘汰关键词。在他看来,自己治下的全新中国男足首先需要在精神层面上“达标”,才可能应对接下来激烈甚至残酷的大赛竞争。在强调用人标准的同时,扬科维奇还在媒体记者的“逼问下”,表达了自己率队冲击2026年世界杯决赛圈入场券、至少率队打入2023年亚洲杯淘汰赛的目标。  全力冲击世界杯入场券  是“挑战”也是“目标”  被媒体记者问及带队的任务、目标时,扬科维奇表示,总目标当然是(带队冲击)2026年世界杯,“作为主教练,我本该回避这个问题。但我们必须定下目标,全力冲击2026年世界杯。我刚才也说过,我们每天都要面临工作的细节,我们还有亚洲杯需要去拼搏,我们所有的工作都衔接在各项赛事之间。我们必须从日常训练细节上入手。我作为主教练定好细节或者说计划,直到比赛开始,这些内容都不会改变,我们就是要展示细节。”  他还表示:“我已经执教了22年,一半时间执教俱乐部,另一半时间执教国字号球队。在2010年,我曾作为安蒂奇教练组成员,带领塞尔维亚队参加南非世界杯。当时安蒂奇因领红牌而在比赛期间遭遇停赛,所以我以代理主帅身份,带队打了4场比赛,当时我只有39岁。所以我在俱乐部、国家队层面都有执教经历、经验。未来,我将利用好这些经验,把国家队和俱乐部关系衔接好。利用这样的执教机会,帮助我们的球队在备战和比赛方面达到新高度和目标。”  2026年世界杯,亚洲区将获得8.5个参赛名额,对此,扬科维奇说:“这不仅仅是机遇或挑战,也是具体目标,不管名额是4.5个还是8.5个,我们都必须全力冲击2026年世界杯。”  强调自己的用人标准  有“刻苦训练的态度”  关于带队思路和用人标准,扬科维奇称:“我必须强调选人标准,它始终与态度、精神属性、决心有关。当然,作为教练员,我们首先要以身作则。从日常生活到带队训练准备,我们都应该第一个到岗到位。我们把目标或者标准设定好,然后通过训练来辨别哪些球员可以融入、适应这个体系。我现在很难说谁能上场比赛,但我们应该首先清楚,球队应该怎么踢。在我看来,我的用人标准也是中国人民认同的价值观,奉献精神、组织性、纪律性以及刻苦训练的态度。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展现出精神气。入选国字号的球员,必须有一颗为国征战的心,要对得起身上的这身队服、队徽。我们在对待不同对手时,可以选择不同的阵型,但必须以我为主。所以我关注自己的球队胜过关注对手。当然,我们还要尊重对手。”  符合用人标准的球员  都会被征调  扬科维奇表示,“这次的选秀我经过了深思熟虑,我们的亚运代表队正在备战,同时引进了新教练,他们需要适应调整。我们还有一些有伤病的球员,而有些球员的身体需要接受接下来的测试。我会设定某种标准,国家队大门始终敞开。在我看来,每个人没有区别,我只考虑哪些队员能适应这个系统。从明天开始的两天时间里,我会通过训练来判断谁处于理想身体状态,谁能适应月底的两场热身赛,为两场比赛建立一个具备竞争力的团队。”  球队大门持续敞开,人员变动正常。凡是符合用人标准的球员都会被征调,选秀与年龄无关。扬科维奇称:“我对中超、中甲、中乙球员都很熟悉。过去30个月内,我有28个月都在中国工作,考察球员。过去一年内,我有机会与之前国家队的球员合作,如张琳芃、吴曦、张玉宁、谭龙、蒋光太,都合作过。但我对所有球员的要求一致。不管实际比赛应用哪种技战术打法,我们球队的基本价值观都会保持一致。这支球队更需要愿意为球队付出、牺牲、拼命的球员。我希望征召一些善于奔跑、拼命的球员。我不知道谁会为这个球队踢比赛,但知道应该怎么踢。”  文/本报记者 肖赧

托尼·克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