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阶段收工 中超联赛“分流”

6月11日,分流国足和国足亚运队分别在大连和浙江金华集结开训,第阶段收中超联赛就此进入间歇期。工中从4月15日中超联赛紧锣密鼓揭开战幕到上周末各队结束第12轮比赛,超联第一阶段赛事持续了将近两个月的分流时间,积分榜上强弱之势已然明显,第阶段收争冠集团与保级集团相对成型。工中  卷土重来的超联上海海港队9胜2平1负积29分排名榜首,阵容齐整、分流三线均衡是第阶段收海港队得以积分领先的最大优势——尽管某些场次比赛内容不能让球迷满意,比如运气和判罚尺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比赛胜负,工中比如球队首发球员平均年龄超过30岁,超联但21个进球(中超进球数第二多)和9个失球(中超失球数第二少),分流足以证明这个赛季海港队能够成为联赛冠军的第阶段收最有力争夺者。  毫无疑问,工中上海海港队是中超联赛当中最具备操练433攻击阵型资格的球队,即便第一阶段唯一失利的那场比赛,第11轮主场0∶1不敌成都蓉城,海港队整体场面也并不被动:接近70%的控球率以及超出对手两倍数的传球,显示出球队对于局势的节奏把控,而卡隆、小保利尼奥和武磊的前场“三小”组合威胁够大,奥斯卡在中场的梳理功力有所下降但也在及格线之上,如果不是顶替吕文君出战的李帅意外乌龙,海港队在主场做到“不败”不难。  正因为如此,不少海港球迷认为,海港队争冠的潜在危机,在于主教练哈维尔没有让海港队表现出强有力的夺冠态势。但哈维尔的帅位仍然稳固,联赛榜首球队,进失球比例优秀,球队内部团结,所谓“下课”本就无稽之谈。  主教练“下课”无非战绩不佳,心气颇高的北京国安队在间歇期第一天便宣布主教练斯坦利“下课”。6月12日一早,斯坦利到达首都机场准备离开,北京球迷持续了长达1个月的“斯坦利何时下课”的讨论终于结束。斯坦利的“下课”同样顺理成章:本赛季在引援方面没少消费的北京国安队原本希望冲进第一集团,但多场比赛球队防线缺点明显,12轮17粒失球已与积分榜最后3支球队持平,“换帅”是球队在间歇期完成调整的必然选择。斯坦利是北京国安队近6个赛季第7任主帅,换帅的频繁程度不难证明,这支球队倘无稳定教练框架和战术打法,“争冠”就只存在于幻想之中,这一点北京国安队的老对手上海申花队最有发言权。  上海海港队领跑积分榜实属“意料之中”,他们的同城对手上海申花队7胜4平1负积25分高居第二,却是联赛之前难以预期的“意料之外”。上赛季第5次拿起上海申花队教鞭的主帅吴金贵与这支球队完美契合,尤其他精心打造的中后场防线堪称坚固:上海申花队14粒进球只排名中超第10,但7个丢球却是全中超最少,艾迪、朱辰杰、蒋圣龙、金洋洋和晏新力,无论单防还是协防都稳定在较高水平,中场24岁的徐皓阳、温家宝则在攻防两方面表现出值得信赖的水平,这也不难解释,上海申花队多达7名适龄球员能够入选国足亚运队。本期U24亚运集训队包括高天意、巴顿、谭龙3名超龄球员,至少5名球员可以补进年底征战2026世界杯预选赛的国足,绝大多数适龄球员将成为今后数年间国足常客,因此上海申花队的优势,不单单在于吴金贵运筹帷幄,更在于大批24岁球员得到信任和发挥空间,并确实担起重任。  和上海申花队排名靠前的“意外”相比,武汉三镇和山东泰山两队排名靠后更为“意外”。中超开战之前的超级杯赛,联赛卫冕冠军武汉三镇队与杯赛冠军山东泰山队携手贡献高质量攻防战,正是这场超级杯赛激起球迷对于中超新赛季的浓厚兴趣,但进入联赛节奏后,人员储备并不算差的武汉三镇和山东泰山两队居然难求一胜,至第12轮结束,山东泰山队4胜6平2负积18分排名第6,武汉三镇队3胜7平2负积16分排名第8,“难兄难弟”都盼着联赛间歇期重整旗鼓,在第二阶段将排名提升至第一集团。  山东泰山队开局不利在于球队内部问题多多,吴兴涵被贬、金敬道及主教练郝伟被警方带走,将近1个月时间里山东泰山球员在场上情绪急躁,所幸俱乐部请来老帅崔康熙稳定军心,球队进入平稳发展期,外援费莱尼、莫伊塞斯尽心尽力,克雷桑则保持良好进球势头,球队最近5轮3胜2平,重新点燃进步希望。武汉三镇队则是因第8轮主场对阵成都蓉城时外援阿齐兹暴力犯规被停赛4场损失惨重,好在3周之后第二轮开始阿齐兹停赛结束,而武汉三镇队中斯坦丘、埃德米尔森和戴维森仍不时有出色发挥,接下来第二阶段首场比赛主场迎战保级球队大连人队,有望借助一场胜利重回正轨。  经历了上赛季的冲高,大连人队本赛季回落重要原因在于人员流失,按照主教练谢晖的说法,球队80%的球员没有经历过“保级”历练,球队当前的形势并不乐观。  12轮1胜4平7负积7分的成绩,让大连人队排在积分榜榜尾,“保级”是最现实的目标。外援能力有限,老将朱挺、阎相闯还要坚持超过半场时间,无论谢晖如何挖潜,大连人队现有人员配置不足以再给出及格答案——大连人队的问题很难通过“换帅”解决,间歇期调换外援才是球队走出困境的唯一希望。  6月28日中超联赛开启第二阶段,8月27日第24轮联赛战罢进入第二个间歇期,目前16支球队争冠和保级的分流态势已经形成,更多的变化将集中在联赛中游球队的起起伏伏。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托尼·克罗斯